暑期校外培訓機構系列調查(一) 蒲城大荔兩地 無證經營違規辦學亂象多

來源:渭南廣播電視臺2019-07-31 17:29:12

隨著社會的發展,無論是學前教育,還是初高中輔導等等,越來越多的家長都會為孩子報名參加社會上的培訓輔導,但由于缺乏統一規范的行業準則,校外培訓機構的不規范的現象層出不窮,出現了超綱超前教育、消防安全不達標、亂收費等亂象。近年來,國家先后出臺《關于切實減輕中小學生課外負擔開展校外培訓機構與專項治理行動的通知》、《關于規范校外培訓機構發展的意見》等多個文件,重拳出擊規范治理校外培訓機構。當前正值暑期,是各個校外培訓機構的經營旺季,我市各個縣市區校外培訓機構的經營辦學情況又如何,來看本期調查。

7月23日一大早,記者來到了蒲城縣,在這條名為堯山路的街道上,道路兩旁開設有多家培訓機構。記者首先來到了一家名為百特劍橋英語學校了解情況。

蒲城縣百特劍橋英語學校工作人員:我是許可證,蒲城縣好像只有兩三家有,這是我的證。

在這家培訓機構,負責人向記者出示了當地教育和工商部門頒發的辦學許可證和營業執照,負責人告訴記者目前學校已經開辦了十余年了,日常的教學授課只進行英語課程的培訓。

蒲城縣百特劍橋英語學校工作人員:我這一個補課機構是我蒲城縣批準的,我縣上只有三家我有辦學許可證的。記者:老師教師資格證都有嗎?都有,我都是大專院校畢業的學生,沒有考上公務員的這一種,絕對不會有在職老師,都是大專院校我這花名冊有登記,我平時管理比較正規的。

隨后記者又來到一家名為蒲城縣九州名師教育的培訓機構,在這家培訓機構里,記者并沒有看到相關的辦學經營許可證。

蒲城縣九州名師教育工作人員:我們現在是把所有的資料交給教育局了,人家現在也要進行考核,他說是應該很快因為遞交的人很多。

記者:什么時候遞交的?

蒲城縣九州名師教育工作人員:我們是第二批遞交的, 我們五六月遞交的應該是六月份。

按照規定,校外培訓機構必須在取得辦學許可證的情況下才可以進行招生教學,沒有證件就涉嫌違規辦學,那么像這家九州名師教育機構無證經營的情況是否只是個例呢?隨后記者又走訪了多家培訓機構。

蒲城縣一格美術學校工作人員:還沒下來呢。

記者:那就是現在還沒有給你們辦下來?

蒲城縣一格美術學校工作人員:下來了。

記者:教育局怎么說的,啥時候能下來?

蒲城縣一格美術學校工作人員:他們說8月底嘛。

蒲城縣西元畫室工作人員:就是手續過了,證沒有一家下來的,都沒下來。

蒲城縣蝦語文化工作人員:沒有,我是第一批,都沒下來不是說我沒下來,現在說是在省上報備。

在記者走訪的西元畫室、蝦語文化等多家培訓機構,相關負責人均表示沒有辦學許可證,他們已經向教育部門提交了相關的申請材料,但到目前一直沒有審批下發。在走訪中,記者發現蒲城縣除了普遍存在校外培訓機構無證經營問題外,部分培訓機構還存在樓梯過道狹窄,沒有消防通道等安全隱患,在教學中也存在提前教學、授課教師無教師資格證等國家明令禁止的現象。

蒲城縣清大教育工作人員:主要是預習,也有復習,暑假基本上都是這樣的,我們這是新開的,這個教師是有教師資格證的,我也不是本地人,我的教師資格證也沒帶。

記者:你有教師資格證嗎?

蒲城縣清大教育工作人員:有,在家放著呢。我不可能把它帶身上,你把你的記者證帶身上嗎?

記者:我帶著呢,孩子現在主要上的預習新課程嗎?

蒲城縣清大教育工作人員:對,預習新課程。

2018年8月,國務院辦公廳下發的《關于規范校外培訓機構發展的意見》中明確提出,校外培訓機構必須經審批取得辦學許可證后,登記取得營業執照才能開展培訓。培訓內容必須與招生對象所處年級相匹配,不得超綱提前教學。所聘從事知識培訓的教師應具有相應的教師資格,但在蒲城縣,國家出臺了一年多的政策仍然沒有得到有效落實,校外培訓機構的種種亂象依然普遍存在,那么我市其他地區的情況如何呢?接著來看。

在大荔縣,記者走訪了城區的多家培訓機構,發現無證經營的情況同樣普遍存在。

大荔縣森林美術館工作人員:你到我們總校去問。

記者:分校沒有證嗎?

大荔縣森林美術館工作人員:我不知道,因為我不經辦這個。

大荔縣優學培訓學校工作人員:教育局還沒下發下來,之前說是讓我們去取,

他們現在還沒有送過來,我們是打工的,領導今天沒在。

大荔縣金口才國際教育工作人員:發下來了。

記者:你們的證在哪里?

大荔縣金口才國際教育工作人員:我們的在老板那塊放著呢,還沒拿過來。

大荔縣金筆閏潤雨學苑工作人員:不太清楚,真不太清楚。

記者走訪中,這幾家校外培訓機構均以各種理由為借口搪塞記者,無法出具沒有相應的辦學資質。在一家名為叮當音樂培訓學校的培訓機構,記者還發現這里存在國家明令禁止的提前收費現象。

記者:你們是半年一收還是一學期一收?

大荔縣叮當音樂培訓學校工作人員:都有,根據家長的情況。

記者:家長一次給你們交一年還是交半年?

學生:看情況。

記者:可不可以交一年?

學生:可以。

根據國務院辦公廳《關于規范校外培訓機構發展的意見》中規范收費管理的相關規定,校外培訓機構要嚴格執行國家關于財產與資產管理的規定,收費時段與教學安排應協調一致,不得一次性收取時間跨度超過三個月的費用。在這棟四層的自建樓上記者看到,此時家長們正在接送放學的孩子們,記者走訪后發現這里仍有提前教學和授課教師無證等現象。

記者:孩子上幾年級了?

學生家長:開學上四年級。

記者:你現在補的是幾年級的課?

學生:我現在補的是四年級的課。

學生家長:鞏固舊知識,稍微學一點新知識。

記者:這些老師有沒有教師資格證?

大荔縣旭東教育工作人員:大部分有,但是個別還沒有,縣城現在就存在老師難找的很。

記者當天走訪了大荔縣十余家校外培訓機構,沒有辦學許可證、樓梯過道狹窄、沒有消防通道、提前教學、授課教師無教師資格證等現象屢見不鮮。

對校外培訓機構的規范和管理,一直是社會關注的焦點,也是近年來國家治理的重點,國家要求各地在治理校外培訓機構工作中必須結合地方發展情況,積極探索、敢于亮劍,堅決關停取締不合法、不合規,尤其是無資質和有安全隱患的培訓機構,要毫不留情,堅決取締或限期整改。但記者在蒲城、大荔兩地調查時卻發現,許多沒有取得辦學資質、存在安全隱患、違規辦學問題的機構仍舊在正常營業進行教學授課。那么作為行政主管部門的當地教育局對以上情況是否知情呢,他們又將做何回復和處理,請您繼續關注下期的調查節目。

編輯:李剛

初審:賈偉宏

終審:李亞敏

編輯:張禎